这家国有大行在深圳普惠金融称王 四年间客户增33倍

评论

  国有大行以天然低成本资金优势拓展小微市场,对中小银行的高质量(经营业绩较强、商业模式较为稳健、有抵押)客户“掐尖”效应渐显。而事实上,针对此前中小银行渗透得更深的、稍高风险的存量小微客群,一个让其头疼的趋势也在悄然成型——

  已经有大行开始从公益的角度,以设立创业者学院的方式,将早期初创企业纳入长期跟踪孵化名单。其内部将这种方式称为“跳出金融做金融”,目的是推出不同服务覆盖企业全生命周期,最终笼络其所有金融需求。

  开创这一做法的是建行深圳分行。该行普惠金融贷款占该分行对公贷款的1/3,新增占比接近半壁江山;截至5月末,其普惠金融贷款余额已经达到1161亿元,稳居建行全国系统内和深圳同业的第一。

  本来就已经占据绝对市场份额优势的建行深分,现在谋略更大:“愚公学院”为载体,向小微企业输出包括培训和咨询在内的综合性公益教育,真正将银行传统“融资”实质性上升到“融智”。

  从“掐尖”到“拔根”,全面收割小微——此为建行打出这手好牌的深意。

  普惠金融深圳称王:贷款余额四年增13.5倍,客户数增33.5倍

  民营经济高度集中、市场化意识浓厚,深圳对于任一商业银行,都是小微业务创新的天然试验田。

  早在2015年,深圳建行就先行先试,推出小微企业“云快贷”模式。事实证明这一拳头级产品对于建行构筑自身普惠金融业务护城河优势,乃至提升深圳市小微企业融资便利性都至关重要。借助“云快贷”,截至五月末,深圳建行普惠金融贷款余额从80亿元增加到1161亿元,四年间增长13.5倍;客户数从1300户增加到4.5万户,四年间增长了33.5倍。

  关键是高增长态势丝毫不见放缓,就在刚刚过去的上个月,深圳建行又新增了近2000户小微企业。而这显然与深圳建行降低了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和综合成本直接相关。

  “2015年我们的小微企业贷款执行利率是8.8%,今年已经下降到5.5%左右。按照1100多亿的贷款余额来测算,今年我们就让利达20多亿元,这在深圳乃至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当然,国家在税务、定向降准上给予了非常积极的政策支持,让我们更有底气对小微企业减费让利,履行大行责任。”深圳建行行长王业告诉记者。

  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和综合成本的政策意图再度被提及。而事实上,解决小微企业融资贵问题的途径,远不止这一种。

  据王业介绍,除了降低贷款利率,深圳建行还率先推出“无还本续贷”,实现零成本转贷,解决高成本“过桥”痛点;为中小企业提供3年期授信额度,随借随还,按实际使用计息,节约资金使用成本。

  这两种目前看来已经被众多银行深谙的打法,事实上在此前几年并没有引起大规模注意。较早将普惠金融定位为战略级业务、并且先于同行深耕市场,让建行在深圳较其他国有大行和股份行相比,占据绝对优势。

  普惠金融已成为深圳建行各个网点的主打产品和常态业务,同时重构了深圳建行的业务结构:该行目前普惠金融贷款占对公贷款的三分之一;新增额度已经超过了零售(含消费)、住房、公司贷款新增量的总和,占比近一半;2018年余额和新增额在建行全国系统和深圳区域同业内,均排名第一。

  记者了解到的数据是,在深圳这个商业银行充分展业的市场上,建行深圳分行一家银行就占据了整个普惠金融市场的超20%份额。值得一提的是,普惠金融业务在放量的同时,资产质量还被牢控,不良率由四年前的3%下降至0.5%,远低于全行不良贷款。

  找100个能批量放贷的场景

  “深圳互联网、大数据等高新技术企业非常多。现在数字时代,小微企业经营已从围绕传统核心企业转移至互联网、产业链平台,这些小微企业真实在经营,平台也拥有它们的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数据。但这些场景、数据与银行授信之间被割裂,小微企业平台经营价值无法被挖掘,仍靠抵质押担保的传统方式向银行获取资金。”王业坦言。

  但他认为“痛点就是机会”,王业表示,深圳建行会以场景为切入口,批量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题。“我们研究了100多个场景,这100多个场景能破解的话,相信可以服务海量小微企业。”

  王业举例,目前建行的贷款已经被嵌入到私家车营运场景、核心企业供应链场景、特定人群创业场景等。

  具体而言:

  建行目前围绕滴滴平台,借助司机在平台订单数据、收入流水和平台上的汽车行驶数据,实现了对人和车的穿透式授信管理,为营运车行业提供大概目前只需要5%的低成本融资支持;

  围绕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的供应链推出了创新产品“交易云贷”。通过认定供应商在真实业务环节中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建行支持比亚迪一万多家供应商基于其应付账款凭证衍生的商业信用,到建行以更低的成本贴现;

  在半年前和格莱珉签署合作协议,成为国有银行中首家合作试点银行,在深圳首推“女性创业贷”,专门针对作坊式民营经济里的低收入妇女,让她们有机会获得金融服务。

  以上三个例子,只是深圳建行依托真实有效征信数据,将金融服务嵌入商业场景的部分探索,而这样的探索还只是开始。

  跳出金融做金融

  曾有网友戏谑:“每一个后来代表深圳南山粤海街道办与美国抗衡的企业,都有过默默无闻的曾经。”成就他们,显然对一个银行而言,无论从经营效益还是社会使命角度,都是最能带来成就感的。

  近日有个消息,继A+轮融资不久后,便携式储能创业企业深圳正浩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宣布获得建行“孵化云贷”500万元低息贷款。这个轻资产初创企业,用了“非常难得”来形容这次融资支持。

  传统的银行贷款很难支持到轻资产的科创类企业,并且期限通常在1年以内,与企业的科研创新周期难以匹配。而“孵化云贷”是建行专门针对科创企业不同发展阶段,定制化的全生命周期贷款产品,目前主要锚定七大战略新兴行业和六大未来产业。“截至目前我们投放了110多笔孵化云贷,贷款余额共4.5亿,其中一小部分是选择权贷款,户均近四百万。我们还拉上了人保财险做增信,储备了10亿元的贷款池子。”深圳建行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在越来越多银行加码对科创客群耕耘、抢夺优质科创企业资源的眼下,不少商业银行开始将获客触角前置——我们总能隔三差五看到某某银行与高校结盟,打造产学研平台。甚至连阿里巴巴和腾讯这种大鳄,都以企业的身份在教育领域布局,与自身商业模式形成生态圈。

  深圳建行的步子则迈得更大一点,依托建行大学华南学院,设立了类似创业者学院“愚公学院”,主要就是为企业提供全生命周期培训、咨询和孵化服务,并帮助企业实现交易撮合。也就是说,建行正通过产教融合的现代金融职业教育,将企业客户融智与融资相结合。

  以记者切身体验过的一节培训为例,主讲嘉宾(初创领军企业的创始人)会从核心商业模式、如何优化现金流、市场痛点、技术壁垒、同业竞争、产品营销、融资时期、团队管理等企业最关注的核心经营要素进行阐述,务实的课程能短时间内有效触达建行潜在客户。

  记者了解到,“愚公学院”的不少企业客户为非建行存量客户,都是建行的“首贷户”。当然,建行希望这样的往来将来能实质转化为金融需求。

责编:hxqroot 


〖免责申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图片及内容版权仅归原所有者所有。如对该内容主张权益请来函或邮件告之,本网将迅速采取措施,否则与之相关的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华夏晚报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hga010官方hga010官方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02142号

版权为华夏晚报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